文章分类 » 历史、社会和人文

我们为什么写小说、和为什么读小说:文学与经典

在图书馆简单翻阅了一些书籍,寻找这样一个答案:我们为什么写小说、而为什么读小说。

大概总结:

文学本身独立存在,解读实用功用由文学批评承担。在作者侧更多,可能有林奕含所谓“巧言令色”,浪漫派所谓“抒发真实情感”,…在读者侧更多,其中可以有娱乐和消遣和寻求刺激作品,也可以有社会功用、鲁迅梁秋实所辩论阶级属性,或者成为社会思潮和运动之一份子。而关于经典,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论,经典首先是常读常新之物;而艾略特论经典定义为秩序集合,是人类“我是怎样的人”“我应当喜爱什么/是怎样的人”问题的终极解答。作品可能有时空“地方气”,提供特定问题下的解答,经典一般孕育于文明和语言和作家思想的高度成熟以至于其对人类特性的代表性,而莎士比亚式作品普世来源于纯粹的超越时代人类性。

依我看,本质上,音乐、小说、电影、游戏、交互装置和很多艺术作品具有“体验艺术”的侧面。如此小说便具有的“传达体验”和“模拟经验”的功能,使得读者超越自己生活环境,体验一场经历或者冒险,如此一场体验可能会具有娱乐价值、理解价值、教益价值或者经历价值。换言之,使得读者理解与自己不同的人、或者通过与自己类似的人获得共鸣,为理解的传输两向;体验自己当下无法体验的生活,获得物理上难以获得的视野和经历。

综上,我认为,作为写作者自问我们「为何而创作(如何创造出有价值的作品)」时,除了塞尚的「生活即是艺术」总原则以外,我们还应当注重我们作为一场体验的营造者、和作为生活终极答案的探求者两大身份角度。

另提供一个思路。作为虚拟想象力体验媒介,创作不一定只集中于现实的表现和解决现实问题的经验教诲,虚构文学相较非虚构文学可以更好的研究一个饶有趣味的话题:人们忙于解决困难。可是,当困难消失之后,我们应当在何处?​(参见我的原则,解决出现的问题不一定代表正向前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