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型人格与一点「小任性」

Dring:

今天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估计对于钉子属于早就理解了的,不过我好像今天才大概有那种想通了一点的感觉
父母有时候对我的态度就像是鸡汤文
经常性地贩卖焦虑,强调我现在不好好学习,就会找不到好工作、没有优秀的女朋友、收入也不行、孩子也教育不好……
其实这些问题确实是实际问题,也很可能就是我走现在这条路将要面对的
但是为什么这些问题变化成压力,在我身上不起作用
就是咱们最近讨论的,这些事都不是我热爱的,所以我很难真正努力去做好他们,而需要逼自己

而我现在又理解到一件事,就是有些人逼得动自己,有些人逼不动,有些人则不愿意逼(比如退学时候的乔布斯)
而我属于那种逼不动的
原因在于,我是个比较敏感的人,不是说单纯心理上的敏感,而是生理上的
我从小就很胆小,到现在还很讨厌大声的东西,所以北京禁烟花后我反而挺开心的 hhh
从小我就想,要是哪天来一帮正义使者(当时想的是奥特曼里边的正义战队,忘了名字了)来禁止哪些放炮的人就好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

后来,这种敏感体现在了我的压力会更容易、更明显地转化为生理问题
在高三的时候,想必大家压力都很大,但是因为我其实不很在意成绩之类的(只有出分的时候胜负心特别强),所以压力一直都还好
只是后来学校开始了强制自习,我晚上的放松时间被大大压缩,再加上学校学习氛围浓重,反倒让我压力很大
我当时最烦燥的不是高考迫近了,而是日复一日的逼自己坐在那里学习
虽然我不知道别人情况怎么样,只能从他们平时聊天、放松的状态去猜,大概表面上他们还好
不过对我自己来说,那种压力变成了一种生理上的强迫症
自己的注意力会难以控制地关注到某些生理进程
这反过来又增加了压力

那些可以逼迫自己的人,就像韧性良好的弹簧,压力在某种角度上反而体现了它们材料的优良物理特性
而我显然就是那种硬度很好的材料,稍微一窝,就出现裂痕了
再压下去,很快就会断掉——这不是这根弹簧怎么想的问题,而是弹簧的材料就已经决定了它有这样的特性
所以与其继续去当一根性能劣质的弹簧
不如重铸自己,去做切削工具的刀头

虽然弹簧有诸多好处,比如很多人都在用,需求量很大,所以一般不会被丢掉
而不去做一根弹簧就很罕见,会被冷眼看待
甚至因为世界上弹簧太多了,所以弹簧的插槽、配备的设备也很优良,而其他工具就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但是如果硬着头皮去做弹簧,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韧性不够而断裂,然后很快被新的弹簧替代掉
而且到断掉的那一刻,我都无法释怀,我是因为本身就不适合当弹簧而断的,那这短短的工作周期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我去当切削刀具,因为就是切东西用的,所以磨损的强度远比弹簧大
但是这恰恰是我想做的,或者说适合做的,我的硬度在此派上用场了——本来是做弹簧的缺点
所以无论我是一个可以使用多年的优良刀头,还是一个性能不够,用了没多久就断了的刀头,在我“坏掉”之前,都是享受的(即便做弹簧根本不会被这么磨损)
所以,我现在不想做弹簧了,哪怕是伪装成弹簧的刀具我也不想做,我就想做一个刀头,好好地去切我的材料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些更多是思路

Dim:

客观事实是一回事,但是我们要为了自己「方便性」的选择性无视很多事情,才能更好的抓住重点高效前进
不是不管不顾充耳不闻,是适当考虑之后决定放下,用其他方式或者时机解决

Dring:

很简明的总结

Dim:

以及关于这点我觉得我们可以尊重自己的个性和体质,适当的抛弃一些传统 GTD 和方法论,在我们已经了解过的基础上、探索适合自己的模式
因为我这段时间在进行「超我」到「本我」的主要驱动模式转换
随后我发现,相比高中大一阶段我总是靠理性规划、说服和「洗脑」自己,我的主要兴趣(创作、脚本写作、设计)等都是灵感和情绪驱动型的,然后我发现回到初中和以前的「放飞自我」和「仪式感」甚至「适度撒娇」等方法,以调适自己的情绪为主导,更能让我进入构思好作品的状态
当然,能这样做的前提还是想清楚并放下了很多事情,并且有一定的自由空间 hh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