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RIO INIT::CORE Meeting #IceBreaking

历史的尘埃。

BYRIO INIT::CORE Meeting#IceBreaking

  1. 随意简要自我介绍
  2. linkadft 演讲
  3. dimpurr 历史和规划

历史
– byr yiban 迎新和 redesign
– 实际背景
– 联系各方谈想法
– WIKI 开始的脑洞和产品、拉人进群
– 主页,实际产品布局,SOSCON 活动
– SOSCON 联合创始社区

未来
– 产品和媒体为主
– 迎新找人为辅
– BYR技术组关系
– SOSCON 事务
– 你们每个人的任务


今天本来我是打算列提纲随便讲讲的,大家知道 byrio 咱们都搞了啥,接下来要搞啥就好了。但是后来我感觉大家聚一起一次不容易,这么多人呢,今天也算史无前例 byrio 第一次小聚了,一会还要做关键决策,煞有介事的(笑)。所以我还是起了个稿子,想把问题来龙去脉分析清楚,让大家明白:「为什么要有 byrio ,我们已经做了什么,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次我得注意,语速不能快了,我尽量。其实理论上合格的一次演讲,信息量也不该大了,但是这点比较难,所以我就给各位听讲的同学们建议:一是,重点和核心思想我都会在ppt上打出来,总的来说,今天大家当听故事,听我讲byrio一路以来的故事,放轻松。二是,你对我讲的哪些地方有问题,可以打个笔记,末了来质问我。

那么就开始了。好。

今天我要讲的就是对整个 byrio 的历史回顾,现状分析和未来规划。接着聂沫予的演讲,我说这些事情也比较方便。我也不再讲宏观的理论的,全讲实际发生的,还有在坐各位切身相关的问题。

【缘起:易班迎新和北邮人 BBS 重设计 ,让技术社团们坐到一起来】

你们可能知道 byrio 最开始来自北邮人bbs重设计和易班18迎新,可以说做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心猿意马」了。迎新一开始有很多设计,不比如让大家都参与以便认识同学的社交游戏,宣传北邮技术形象的交互式小游戏,还有ARG什么的。其实做这些,我目的无非就是让技术社团都坐一起,和大家谈谈能不能实现我带着私心的愿望,目的还在后面。那时候我写了篇文章,里面提到我们开发者,创意工作者面临的困境。

【我们开发者,创意工作者面临的困境】

啥困境呢?现在看来,无非就是【入学和开始学习技术体验极差】。啥东西都找不到在哪,dalao在哪?项目在哪?机会在哪?虽然随着年级升高渐渐好转,但是这是对少数dalao。我认为身边还有很多摸不着门道的同学,状态和我入学差不了太远。他们的想法汇成一句话:「我想学这个,有dalao带带我么,有人和我一起做么?」

说到新生,我这就先给大家看看迎新设计稿长啥样啊。漂亮不?先说声设计师们辛苦了。这理论上算 byrio 的半个处女作,代表我们实力的。我认为是我们 byrio 做成的事情,因为是迎新项目我和赵胖,还有尹,田推的嘛,我们做的就是byrio做的(笑)。

这个迎新虽然最后变成了一个单薄的网页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企划全没了(实际上是交给 BYRIO 了,我们长期来搞),但是还是满足这几点:一个是新生看到一个漂亮优雅的迎新页面,觉得我们马上要上的学校技术实力就是厉害的,有品位的;还有就是很糟糕的线上报道流程体验变好了那么一点点;还有就是这个林晨阳学长负责的大学路径图、社团介绍。这个「大学生活」栏目是我们想法打折很多的成果。我先概括下:【给新生好的学校形象、教新生如何过好大学生活】。和我们主题是有关的。

我们另一个社区成果就是如何入门系列文章,和这个大学路线可谓一脉相承。为什么会有如何入门系列呢?因为我一次次被同学问到怎么学前端等,怎么学web开发啊,还有一次是易班数媒的周嘉怡同学,她帮我在数媒问了一圈很多人都有想学,想找人一起做的东西。这些是不在课程体系内的。也因此我认识了数媒院的班委,吴直真同学。另外还知道刘子锐学长,上一版迎新前端就他写的,他以前在数媒院做过这个事情,媒体艺术学习计划之类的。但是都失败了。这说明什么?有人有需求,也有人想做,但是没做成。最后我选我们做这个新人引导,从系列文章这个形式开始就是,成本最低,大家看得出有成果,心里踏实。

现在反响还不错, ip 学长和林晨阳学长都说喜欢这个模板。如何入门系列文章主推什么?【学习资源和方法】,【学习这个的就业之类的功利性的作用】,【在北邮我能怎么通过社团、活动等去学它】。解决的就是萌新,学啥,怎么学,为什么值得学,谁带我的问题。

困境的另一方面是,【没有好的在进行创意工作的社团】。北邮人易班情况都很尴尬,北邮人技术组是没人了,断层。易班是大家领钱干活,交流和进步都很少。还有各种想给学校做点事情的,再比王如帅琪学长的微信校园卡,没有支持,凉凉,张毅博想给社联信息化,没人响应,凉凉。我发现曾经有游戏制作社团,也已经凉凉。赵胖最早怎么在北邮人吃饭群说迎新重构这事情的呢?我们来振一下北邮人。侧面说明北邮人技术组凉凉了。也就是说,另一个困境就是没有好的技术和创意社团。创意工作困难很大。

为了社团建设这个我特意调查过,一个是看了 tuna 和 xidianlinux 的故事,会长是一个人。 tuna 来自网管协会,和我们网络中心对标的。xidian 是几个社团,啥 linux ibm firefox 俱乐部合并的。看那个人博客,他们很肝啊, xidian 理念也激进,实话说xdlinux的理念我是批判的,这是极客自high。还有就是西南大学的 rikumi ,他们小猴偷米,学校服务和 app 有声有色。还有我们北邮人 iptv 的作者皮蛋学长,现在网络中心研一。他们都说,技术交流要有,新人培训要搞起啊。这个展开讲还很多了。和他们的聊天记录我请求许可然后都扔init群了,后面可以再说。

今天末了我们得谈谈,byrio和北邮人技术组什么关系,我们不想给byrio注册社团,流程束手束脚的,byr技术组是我们最好的大树,我们得给奶活了。

还有个困境,就是【新生圈子和眼界的限制】。这困境对我不存在哈,我入学北邮就有人认识我了,开学前赵胖给我塞进易班北邮人,acm队dalao都听说过我,所以要搞点事情有我的份。我的眼界大啊,我博客多久以前就火了,靠exhentai的文章骗访问量是不是,我在twitter上还是知名萝莉控妹控,我大一一开学就跑北京前端群聚会去了。这学期好几个想改变世界的创业者找我了,ACG区块链生态的,要做全国高中社团联盟的,做打倒微信的IM的。这个项目靠谱不靠谱咱们不评价啊,但是,他们大多还是网上尤其我主页知道我的。

圈子和眼界重要不重要呢?来个典型,吴直真同学不知道有没有体会,他明明算法出身进数媒,写过js小游戏,我觉得算和我差不多强,但是上学期光学习了,学成年级top,我就搞成数学危险是不。和我认识面基那天,我就光给他科普前端技术栈了,之后讲故事讲我大一上怎么过,之后一起看了一发头号玩家。他就说,这个接触的圈子和眼界是不一样啊,还是你上学期做的这些事情有意义啊。

建了 byrio alpha 的 qq 群之后,大家给我谈感受, eric 说终于不用一个人孤单寂寞的写代码了, icebound 说风生水起风生水起,看你群能学到新东西,大家都觉得你群话题高端,dalao多,问技术问题经常都有解答,你群万能,大创来这里找人,期末大作业也来这里找人(笑)。是吧,这就是圈子。你有了圈子,你做了啥就有观众,你干事情就有人一起,你问问题就有人回答,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

其实要我说,我那天给吴直真同学讲的,应该就是 byrio 给所有人讲的:前辈们的故事,经验,眼界,学习方法。就告诉你,有多大的世界,可以做什么,然后怎么开始,怎么少走弯路。再之后,还拿吴直真做典型,他现在借我服务器折腾网站,也经常在群里提问或者私下找 eric 啊 fdt 啊求助,还说和尹思维很谈得来,不知道吴直真同学觉得算不算有一半 byrio 的作用,或者至少加速了这些进程啊?当然,应该说吴直真同学这样的 dalao 是金子,金子就总会发光,那 byrio 也是催化剂。这就是 byrio 在圈子上的作用。

当初的困境就到这里结束了,下一个问题:【在坐各位现在还有没有这些困境】?我觉得是不大有了。在坐的各位本来都是dalao,易班啊北邮人的,你们大创啊学生组织啊估计也不少,还有在创业项目的。最差至少有个byrio是不?是的,我们 byrio 现在有个群,上学期尹思维啊吴直真这样的同学还会和我纠结,聂沫予和尹思维和我是嗷嗷叫的难受,想知道 dalao 都在哪干啥,现在不叫了,都在群里呢。像赵胖和我这样,可能还会觉得北邮人凉凉可惜,觉得玩的不太尽兴,但是赵胖也要打CTF,也大三了要考虑出路,我自己也大把事情,这对我们来说只是个小事。

那问题就来了:困境是否已经解决了?我调侃这个聂沫予,我们现在有个群,一堆dalao,你搞事说话有人奉陪了,有地方让你整媒体知乎专栏实现膜机核网和安利任天堂的梦想,你代表我们去重庆演讲传教,一圈人给你改稿子呢,你满意了是不?再看,现在我们在坐的都一堆项目,收获颇丰,是不是也大功告成了?

咱们说北邮人技术组是怎么凉凉的?老人们把北邮人论坛和BT做起来,做的有声有色,磨炼了技术,然后整个班子带到北邮科技酒店,就做了网瑞达科技。学校社团?就不管了。之后再没人搞新事情了,后面就是凭着惯性维护下论坛bt,但是论坛bt总会过时的呀,你又没有新产品,一个技术社团就凉凉了。如果我们也这样做,我们做最好就是下一个昙花一现的北邮人,何况我们现在做的还远比北邮人差。

我们可以大义凛然的说,我们不能像前辈们这样,我们不重蹈覆辙,要可持续发展。但是我们动机在哪啊?我们非不像北邮人网瑞达那样度过四年蔷薇色的大学生活,然后轻轻松松拍拍屁股走人,要搞这么多事情,这不是便宜学弟学妹吗?我们为什么要做 byrio ?为什么要顾及新生的感受、我们毕业之后的事情?【我们是做公益吗】?

我们先做个【最坏的打算:我们就是在做公益】。我觉得【这就是北邮人的精神,北邮人的精神就是传帮带】,我们多少人是给知乎上北邮 BAT 就业率骗来的,给北邮在互联网圈子的名声骗来的,我们作为没钱又小又破的 211 ,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学长学姐们的努力,全靠前辈努力积累的声誉和经验。这点北邮人论坛也功不可没。

我刚开始做 byrio 那会儿,也就是写出迎新那篇全是私货的企划稿的时候,我和很多人谈了我的想法,也拉人一起做。赵胖就批判我,说做这种事情不能拿功利性的交换条件来说。后来我看一本「细节」,讲如何影响他人的书,书上说想说服对方一起做事情,靠分析利益是没用的,相反,让对方认为我们在做伟大有价值的事情更有效。这和我直觉不一样啊,我以为像我们这样有情怀的是少数,大人还是看利益是吧(笑)。那看来不是最坏的打算了,如果抛开我们自身来说,【做 byrio 这件事情是要多伟大有多伟大的】,后面会谈。

对我来说,开始做 byrio 的时候,那些困境对我来说就已经不存在了。这话题很早的时候我就和聂沫予晚上在教三楼梯的顶层,看着学院路车水马龙,还有对面北航大楼那霸气的 logo 谈过了。我就想,我拿 985 的分读了个 211 ,现在马上要因为教学评估专家发现我上课画本子降成专科毕业证了,我是不是自己给抢救抢救一下,起码给我们学校弄个开源社区出来,去技术活动上露露脸,看起来我们学校就没那么野鸡了。靠这个想法我就坚持了又做一会儿。(笑)

其实上面是开玩笑的。所以如果 byrio 的意义只是解决这些困境的话,那我从一开始就在做公益。但是并不是。首先按赵胖的说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需要考虑那么多,这点很正确,也很重要。而且更重要的是,从结果上来说,我的个人收获就是很大。

那下一点就是,【做 byrio 的过程中我们自己能得到很多】。

目前为止做 byrio 的过程对我的意义是很大的,你看你们都 dimlao dimlao 的叫,我不搞这事你们认识我吗?也认识,但是就差远了是吧。所以说 【byrio 让我加深和各位大佬的关系】。

而且,我们看到 tuna 看到 ustclug ,都很羡慕它们有多姿多彩的活动,在各种地方有交流机会。现在我们也有了,我们加入 soscon 以平等的身份和他们一起玩,这是不是我们得到的全新的东西?我想到到时候我能作为北邮的开源社区负责人和大陆、港台乃至国外的高校dalao们打交道,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所以说 【byrio 还给我个机会和校外大佬交流】。

有一点你们可能没体会到,但是一直在任劳任怨的干活的我体会到了的是,【byrio 能让我更自由和有创造力的做很有价值的事情】。

这是什么意思呢?大概一个月前, alpha 群扩张速度很快,人来了我们得像模像样的装成个社区的样子是不,soscon 那边又在催我能logo和主页,我很焦虑,我就跑去和聂沫予诉苦怎么总是只有我在干活啊,他就说,我是盲动主义。我回头想,是的,我太沉迷于有形的社区建设了,「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我们得先观察局势,北邮为啥没有好的技术社团?我们得做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我就去找社联谈,找msc和linux社团部长谈,再找byr前辈们问。

然后我得出一个很奇妙的结论:为什么学生技术社团凉了呢?因为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dalao 们的生产力都给大创和互联网+占用了,以前dalao那是精力过剩没地方发泄,所以写byrbbs是不。现在我们不精力过剩了!你们想想你们是不是这样。所以说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行程,如果说时代潮流是你邮不需要学生技术社团了,大佬们都忙死了,那搞啥呢。

敲黑板,这是重点。 byrio 对于新人的意义前面的困境部分讲了,那现在要讲的就是 byrio 对大佬你们的意义。

这一点,是 byrio 作为一个开源社区,是自由开放的基因决定的,这点聂沫予讲了很多。具体来说,我在做 byrio 的时候,体验比大创项目或者不靠谱的创业项目,体验好在哪呢?我本来列了一堆点,后来觉得不需要那么多废话,咱们有啥说啥。

你们应该也做过一看就没希望的傻逼大创,为的可能是给学长帮帮忙或者混点创新学分,这种基本写出来全是bug应付了事也不会有下文的东西,有什么比做没什么价值的事情更痛苦的呢?我给 byrio 设计 circle 设计 cafe ,这就是充分发挥我的脑洞,我觉得这个 circle 能解决 dalao 们互相不认识的问题,是个校内 gayhub 同性交友网站,我们做好了开源,别的人也可以自愿部署,或者我们干脆面向全国高校服务算了。当初高校bbs遍地开花,最初的系统不也是水木清华改的?做这种【有前景有未来有意义,给你 github 加星星】的事情,爽不爽?

更重要的是,没有不合理的 ddl ,【完全自由安排时间,所以我可以追求更好的质量】。实话说 byrio 的几个产品还有主页是我大学以来第一次认真做设计。易班年报那个我就有点应付的,视觉丢给其他人了,有设计师熟人私下就和我说这不会是你的水平。毕竟我也知道这个主要就给领导看看,不值得,我还特意博客写了篇过程记录发挥剩余价值,搞到出门问问的一个数据可视化相关的小团队看了几篇还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实习前端,不然真的白认真,工资那么点呢。

但是 byrio 这些我认真做,反响就很好啊,所有人看到 byrio 主页这不走寻常路的视觉风格,都觉得好酷啊,耳目一新。虽然也不完美就是。另外有创业者来找我,我也可以扔 circle 的产品文档,这次我都是从需求分析,写到交互稿画线框,然后翻 Awaaards 和 Dribble 找设计灵感,认真画个漂亮优雅的视觉稿。那个华师的小伙伴看完就和我说,你这产品能力和设计能力是真的强啊,来一起搞事吧。如果这不是在 byrio 做,一开始就想搞成大创,能这么悠闲认真么?做起来得多糟心?

但是我们不排斥大创。前面说了,我们要顺应历史潮流。我觉得我们 byrio 就是个脑洞的孵化器,做好了,一两个产品独立出去,要拿去参加大创竞赛要创业,都很好。这不叫被吸血,不叫不回报开源社区,谁都知道这些产品来自 byrio ,我们还能造出新的更多的,我觉得这就是成功。所谓吸血问题我们后面还会谈。

总之,换个说法,就是可以【只有这里可以认真做出值得自己自豪的作品】。你说高质量的作品我自己也可以做,这还和个人项目不同了,社区项目的特点就是,有合作伙伴,有观众和用户,还有宣传渠道啊!【这就是一个自由技术社区的魅力】。

还要意识到,一个项目自己发布运行,和在 byrio 社区发布是不一样的,我们会打造好我们的宣传工具,这次 soscon 就是小试牛刀,我们只发了byrbbs的banner和群公告和微信推送,这种没人去的活动微信群还加了20个人呢!回头我们还会做 Twitter 账号, telegram channel ,微博和知乎专栏。你在 byrio 发布作品,我们一定把宣传渠道做的完全不一样,给你搞个大新闻,而且有那么多社区dalao给你提建议,社区成员给你做初始用户。

这些只是拿我目前在 BYRIO 已经实践的经历来说的,拿做 BYRIO 时我的收获,告诉你们这个社区值得搞。但是我们眼光要放长远, BYRIO 才刚刚开始,你们要看到一个开源社区的潜力。现在我是在给你们安利,我觉得这个开源圈子是个什么东西。

你们要是搞 ACM 或者 CTF 的,就知道这些都有全国性的圈子的,有自己的网红,大佬们经常有机会面积和一起玩耍,很爽。开发和工程领域有吗?游戏设计和媒体有吗?当然有。我们是个学校社团,但是对在座的各位大佬来说,在这个小小的北邮里搞事一定是不能满足的,有了社区,我们就能面向整个开源圈和互联网圈子搞。

开源对组织的形象和宣传来说是很重要的。多少搞开发的 linux 没用过 tuna 和 ustclug 的镜像, pip 没用过豆瓣源, npm 没用过淘宝 cnpm 源? vue 是阿里的尤雨溪的, react 是 facebook 的, TensorFlow 是 google 的,微软都知道开源 VSCode 。你北邮学生要有开源社区,有成功的开源产品,那是狂霸酷炫吊炸天的。

我没参加过大的开源项目,但是我也知道 OpenSUSE 的苏姐,像 Felix 猫和 csslayer 这些 KDE 维护者, Arch 那些维护者,像我们 BYRPLANT 博客圈的 Node.js 系统是凤凰君 phoenixlzx 的,我还在各种青少年开发者圈子见过安同 Linux 那群人,这次 SOSCON 他们也会来。你们可能一头雾水这都谁啊,这是中国开源圈子的人,这些人都很有趣,而且都很平易近人。

我其实了解的少,要说开源圈子,在坐的聂沫予同学肯定比我更有发言权,那在 red hat 的羽酱就更更有发言权了。而且像 fdt 在玩 Google 家的 Ingress , pokeman go 类似 AR 游戏,在帝都的 Ingress 圈子里也认识许多菊苣一起整点游戏相关开源小项目,还碰到上北交老博士一起做机器学习 CV 研究,这也算开发者、创意工作者圈子。扯回来,开源世界还有 Google Summer of Code 这种 BUG 机会,就是开源社区版大创,开源社区雇用你实习和维护开源产品、业界大牛导师带你。但是你得知道开源圈子是啥, GOSC 啥然后去接触这些人和事啊。

实际一点我就讲我自己的经历。我以前是写开源的 WordPress 主题,给自己博客用当然顺便就也公开发布,初二写的主题,现在用户量也上千了,还有好多知名动漫媒体和汉化组主页什么的在用。他们页面底下就写个, Theme by Dimpurr 啊,搜索引擎的 SEO 就上来了,我前端dalao的形象就确立了。所以说我们 BYRIO 主页主题 PhUeNIX 也要按这个套路开源,我取名还留了心眼,生造词,到时候搜索结果全是我们的。

还有我刚才说开源圈子的人都平易近人,怎么说呢,我这学期初在 github 维护了一个 awesome-acg-machine-learning ,那个 make.girls.moe 妹子生成的,现在捏妹子区块链的复旦和 CMU 的作者们就在 twitter 上找到我,给我想做的漫画相关机器学习的项目提建议,讲他们版权问题上踩的坑。这个是很厉害的。开源圈子很靠实力和付出说话,你做事就会有响应和帮助。

我就一直说,北邮没有开源氛围,只有互联网氛围。北邮出来大多给 BAT 打工的,上次我们院去百度参观看到北邮校友排第一, sissel 学长也在百度实习过,想想看,感觉好像很合理,在百度感受到的氛围和北邮校园是一脉相承的(笑)。大家盯着校内校外北京啊这点二流三流创业竞赛,不断做些无用功,我想说,价值比投入开源社区做点开源项目可能差多了。大家现在不了解这些怎么回事不要紧, byrio 要做的就是这件事,推广开源文化,告诉大家还有种好玩法。

这里指的是程序员,不过我们 byrio 不止服务程序员啊,还有创意工作者,设计师,我们有数媒院,还有聂沫予蠢蠢欲动的,要搞游戏设计。那 BYRIO 对非开发领域的大佬代表什么?显而易见了,北邮搞游戏设计,图形学啥的就这么点人, BYRIO 就是面向全校召唤同好大家一起搞事的地方,还不赶紧抱团?这个我都懒得展开说了,有这想法的人一定懂。

所以咱们要努力,不把 byrio 搞成一个麻烦事,搞成恶心糟心的任务和负担,也不是谁求谁来做这个。尽可能做成好玩的,轻松的,有许许多多回报的事情,我们大家都觉得好玩,都想做下去。

因为我们 byrio 确实有很多好处,大家已经感受到了,而且我们为新人做了那么多事情,大家肯定也乐意成为社区的「用户」,这个我们不愁。但是吃瓜群众、媒体读者和产品用户,和来为社区做贡献的生产者还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这是在说服你们这些 dalao ,尤其是看起来好像忙忙碌碌不差个机会搞事的, byrio 其实还是值得投入的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哪怕就从投入开源圈子的回报上。

记得我们前面说 byrio 做好了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吗?说点扯得远的,我大概记得杨舜尧、聂沫予、尹思维、张毅博都提到, byrio 这个长远来看,【我们是在做教育,而且还是在做教育公平】。我们是在抢学校的工作,或者说我们觉得学校不能做的,我们学生来做。北邮如果不是好学校,骂小破邮没用,我们要自救。

怎么就教育了?我有个读初中的表弟,无心向学那种,亲戚整天说教他,没用。我就想,要是我,我打算怎么说呢?我说一般来说这种并不是人蠢没救,实际上是不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人生可以多精彩。天天玩王者荣耀下网吧唱 KTV 哄女朋友的初中生,怎么知道北上广深有多少文学艺术的活动,怎么知道我们做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打 CTF 打 ACM 有多刺激, ACM 的队名全是梗,这些是你要好好学习进好大学才有得玩的。选择的机会就那一次,不知道还有这些选择,就错过了。放到大学生,那些在宿舍打游戏的也是一样。

我们成天搞这些,搞 byrio 写代码做项目打数据挖掘竞赛,当然我们是功利的,为了个人发展也有,但是我们也是玩啊,这些也和游戏一样好玩而且回报更多。为什么有的人不知道有这样一条路存在呢,或者不知道怎么走上这条路呢?我们就要推一把。这就回到最开始的,机会、眼界、经历什么的问题来了。这就叫教育。

怎么就教育公平了?我一开始找 CTF 的 misty dalao 说过想做开源社区这回事,他也很实诚,就说,一个你中国这开源氛围就不好、北邮再搞个不一定能成也不一定有必要,一是说再搞这个对我有什么价值啊、我不差这么个机会。我就很理解,是切中要害了,之后我就一直想这俩问题。聂沫予恨得牙痒痒,说你这就是既得利益者,躲进小楼成一统,环境不好你就不去改变吗,我们迟早每个人逃无可逃!张毅博也说,就是一入学很明显之前在大城市圈子里有过很多机会资源的人,表现和小城市出生的人完全不一样。但是其实只要给一点引导,那些大学之前没机会接触,但是好学的人潜力是很大的。共享这个资源,这就叫教育公平。

回头先说怎么搞定 misty 这样的dalao,那第一个我们把事情做通证明我们的存在价值,像尹思维开头就很怀疑我,后来和我说,你还真搞成了。第二个是把开源圈子和创意圈子的事情搞好,至少对 dalao 们是 acm 和 ctf 以外的又一个好玩的选择。赵胖也和我提过,新人自己爱学不学,我们凭什么求着他们学啊?我们这不是求他们学,其实我看dalao们没有不乐于解答其他人的问题的,大家不是真心讨厌帮助后来者。我们只是加强这个过程的效率和覆盖面。我们是为所有愿意学的人提供方便,然后壮大我们的力量,增殖和我们一起玩耍搞事的小伙伴。

我也是小城市小学校出生,所谓教育公平问题我就特别有体会。当然总的来说,我们先顾好自己,不是要去拯救失足青年。但是我们可以有星辰大海远大理想是不是,哇塞教育事业,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就高端了很多。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也累了,咱们喝口水歇一下。我来给大家做个总结,到目前为止我们说了啥呢?我说, byrio 的诞生是因为想要解决各种存在的困境,就是大家入学体验差、做创意工作困难、找不到好的校内技术组织、圈子和眼界小这些。这些事情对没找到门道的萌新一定有意义,但是这些困境随着 dalao 年级升高往往会解决,那 dalao 就没有贡献社区的价值了吗?那我就告诉你们,首先在 byrio 做事情很爽,横竖比大创爽,而且开源圈子很有意思,我们要是做大了潜力远比你们想的大,这前景对 dalao 也是诱人的。而且我们做的事情,高端来说叫教育公平,是很伟大的事情。这是在动员在坐的每个人投入 byrio 的建设。

当然在坐的各位dalao情况不一样,对byrio的意义和价值的认识肯定侧重点不同,甚至还有新的想法。这是好的,这是聂沫予说的社区的多样性。大家和和乐乐一起玩,各取所需,都开心。

总之,换句话说,我已经讲完了 byrio 要解决的问题,附带一些解决思路,讲了 byrio 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大家应该都认可。接下来我先讲我们目前已经做了什么,取得了什么成果,然后讨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前面提过一些做过的事情后面就不重复了。内容所剩无几了,大家打起精神。

首先说我们的纲领。前面很好理解,我们的信仰,或者换啥说法。这些严格对应我前面说的 byrio 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目标和价值。就不必解释了。

另一部分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社区的行动原则。昨晚尹思维给我看稿子,就问我,之前那些技术团队这么凉凉,凭什么你 byrio 就能做成呢,这个是很好的问题。因为一个是我们是社区,我们有人有资源有关系,力量是很大的,和单打独斗不一样。另一个是,我们不走它们的弯路,我们按正确的方法做,这些经验全凝聚在这个纲领里面了。

说到纲领这个东西,很重要,就像是宪法之于一个国家,独立宣言之于美国,是我们的社区文化。我和聂沫予都对原则这本书很推崇,推荐大家也看看,这类书我还能举出一堆。这个传承的就是做事的方式和方法。这不是说我是 leader 我指挥谁怎么做,应该是社区一起讨论,把大家公认的,前辈们正确的经验写下来,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武器。

之前我们在群里,几次讨论翻墙工具、讨论技术和投资的价值、或者瞎膜人,都有人私下和我说对群里讨论的风气不爽。有的时候你可能就对对方做事方式不爽。这时候怎么办?拿出我们的纲领怼他!这是我们的红宝书。我这就打开纲领的草稿给你们看,我为什么这样说。

这些纲领背后都是故事啊,没写完是我的错。我很早起了草稿之后一直拖着。在纲领的形式上 xdlinux 做的很好,尤其是正反例这个格子,但是他们想法太激进,我不认同。你听了我前面那么长的故事,就知道我们社区一定会有很多的意见冲突,比如有人觉得我们dalao为什么要义务带新人?看纲领这一条。比如有人怕学校领导不支持怎么办?看纲领这一条。这是群体共识,是我们社区的智慧,要写下来给大家参考,不是藏一两个社区决策者脑子里。你现在觉得这纲领不必要,我们大家懂就是懂了,我就拿纲领来怼你了,我们要影响更多的人,所有经验要写下来给后辈参考传承,论据和血淋淋的教训我回头就补充。

观察WIKI还有一点有意思的,就是我构思了把项目划分为长期、短期、冲刺几种的制度。我觉得比如 circle 就是个长期项目, soscon 这种就是个短期项目,北邮人迎新就是个 rush ,因为大家产出成果不是一个特定项目而是一系列事情。我们做了啥都要好好记下来,这是很重要的。做迎新时我就说为啥我们没staff精神,给学校做了东西不署个名,估计是觉得自己写的全是 bug 不好意思(笑)。我们不能当幕后音雄,要有声有色的搞,wiki记录,媒体微信发帖,搞访谈幕后,知乎专栏和twitter同步给外界看。这个衍生长期价值很大的。前面讲了。

纲领和项目记录,这个对大家是新的,所以细讲了。其他不展开了,这些项目打开我们主页都有,产品文档 wiki 写着,我现在不浪费时间细说回头大家自己去看,我就带大家快速过一遍。就是我们有哪些,分别解决哪些问题。

  • 我们有主页和媒体渠道,负责发声和记录,扩大我们影响力,传播我们价值观。主页接下来做个 explore 单页作为个酷炫的介绍,替代现在这篇文章。其实可能要重构主页,合并主页和媒体不明智。至于媒体,目前只有如何入门,这个靠吴直真和聂沫予了。我们会同步 Twitter 微博 telegram channel 微信知乎专栏。这个很重要,我博客新文章80%访客都是看了我推特微博自动发布的推送。

  • wiki 是媒体一个补充, wiki 大家可能不天天看,但是每个人总该看一遍,这个定位。记录创业故事,校园生活秘籍,社团文化。这个在欢迎部分写很清楚了。

  • circle 和 cafe 都看文档,解决信息流动,曝光问题等。关键是我们得有项目,才能留住开发dalao,才能吸引用户,而且这些是我们搞事情的基础设施。以后我们立项就去 circle 发 idea 了。

  • blogroll 是开源社区基础设施,用户产出。其实我觉得以后会被 cafe 替代。 forum 是试验,反响不热烈,再说。

上面说了我们的俩部分成果,一部分是文职的社区建设这样的,基本我和杨舜尧和聂沫予在脑洞。看得出很不成熟,都是空白。关于组织形式,负责人制度,线下活动我们还有些想法,这些要是后面讨论到就讲,这里不讲。另一部分就是这堆产品,也带大家过了一遍了。那么我再说说我们现在的人员关系。

在坐的各位都是 init::core 成员,就相当于对社区负责人我、尹思维、聂沫予负责。羽酱张数不是,其实这个 core 目前也没干啥,只是把目前有实际出力的人塞进去了,具体怎么办后面我们讨论。那么大概是啥情况呢,…

接下来,我们靠byr和yiban,前面说了,团委,我们可能变成团委直属独立学生组织,然后ctf和acm我们有些门路,网络中心我们打入了,还有linux很欢迎,msc之类的应该可以合作。然后校外是soscon,我们没有单独和其他打过交道。这是组织的。

然后广义的社区成员,是目前 alpha 群,还有bbs和bt用户。不要小看了,bbs和bt之后群成员爆增,不知道这些人是私下问的群号还是解了base64,从主页进来的不得了的。我们要扩张,去知乎专栏写爆款文章,在soscon搞事,面向整个互联网展示我们自己。

组织和人的关系就说完了,这些就是现状。

来总结一下吧。

我希望 byrio 是怎样的呢?我希望 byrio 就是一个代表活跃的技术圈子的世界,而且这个门一直对北邮的新生敞开。你可能是没接触过互联网的懵懂的新生,但是你看到 byrio 的推送,活动,项目,前辈们的讨论,你马上能接触到前后端,数据科学,算法,你能看到前辈们的文章和经历和作品,能被他们激励。你如果是 dalao 呢,当然就是在这里能够愉快的玩耍,想法有人响应,才能有人认可,有机会和外界交流和曝光,玩的比别的地方都爽。

我写稿子前就问了一波聂沫予和尹思维, BYRIO 接下来该干啥。

尹思维说:「假期赶紧开发,将一波产品引入正规开发流程,之后大肆宣传。如果能组建一支可行的开发团队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聂沫予说:「招新,多多搞事情,什么都搞,比如我们开坑客户端,把官网做的更加友善、论坛开始各种线上活动(活动可以我和jasonwu来),线下活动,可以考虑实验性进行,topic搞出来,我希望各个领域都出现热度、百花齐放,阶段性目的是形成群体内对各种东西讨论、学习、组队的氛围。」

我觉得都很对,接下来希望大家说更多的。我先说我这边的想法,soscon这事情结束后,我们首要的两个,一个上线产品,一个搞好媒体。然后明年新生来之前我们要考虑怎么发动这些新人,宣传也好洗脑也好。我看重新生大于老人,新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他们高中毕业纯真的像小天使,还没习惯大学一些陈旧不好的套路。我们在他们面前装成大学本该如此的样子,就成了。

咱们 byrio 算是走这一步了,尹思维说怕我瞎搞,自嗨,现在 byrio 应该不可能变回自 high 了,我们已经在开源圈子代表北邮了,而且影响牵扯到不少人。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末了,提问时间,大家有啥问题先提问。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