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

我自认为,我的成长经历,尤其是高中生活,可以说一定程度上磨灭了一种现在看来自己可谓是最宝贵的特质。所谓「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

记得自己小学时期,尤其早期是相当孤僻的。我比较早入学,在班里总是最小的几个之一。因为是一年级下学期的插班生,又没有特别好的马上融入进去。当时我个性懦弱内向,这让我朋友不多,甚至受欺负。唯一的印象,就是和唯一的一名好友 L 编编童话故事,写在小本子上,偶尔互相闹闹脾气,「绝交一万年」了。

那时候我是个特别的存在,只是因为我总是体育课上不想参加或者没人组队的一个,巴不得窝在教室看书的一个;或者下课不出去打闹走动,趴在座位上看书画画的一个;或者吃饭时没法加入 CS 等游戏的话题,干脆默默看书的一个;而且,我的母亲就是学校的老师,我也是办公室的常客,「身份特殊」的孩子。

我的小学生活总是会被跳过很长的周期,然后从三年级,某位好友 H 转学进来开始。因为那个场景被对方写进了作文,导致现在仍旧印象深刻。按他的描述,「看见我的手工火炬作品被别人搞坏,气急败坏一幅要哭的样子说要去报告老妈」,觉得我是个那啥那啥的人,但是又「看见我在看『我们爱科学』,觉得我也许是个有共同兴趣可以交朋友的人」,于是和我搭话了。

和 H 的关系里,我应该是属于被带动的关系。他提出了新奇有趣的点子,我就粗糙幼稚的跟着画、写出来,结果质量往往也不如他一手的创作。和他、另一位同学 Y 我们三个人因为看书比较多,成为班里公认的「小博士」,几个人渐渐也组成了小团体,有了更多的朋友。我开始释放我的创造力,去做班报、班级博客之类的。小学后期,可谓是我相当开心的时期了。

看起来一片祥和,不是么?

但是我还记得当时我是拿怎样的眼光看待同学的。我环视教室一眼,圈出了两三个我有兴趣的,其他的人,大概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这个习惯,直到大学了,也仍旧一样。

父亲经常劝我:你要多关心一下同学,以后到了社会上,这是宝贵的关系,尔尔。我不置可否。对我来说,勉强自己和不感兴趣的人交往,做一些我觉得空虚而无意义的事情,难度真的非常之高。

大学以来,我经常反复的问一个人的名字。「这位同学,你叫什么来着?」直到有一天,有同学吐槽了,大意是:「你的眼中是不是除了大佬,就没有其他人了」?某种意义上,还真是这样。只有对方认识我,我只看对方面熟,名字都记不住的关系,甚至是长期关系过往不算少,初中高中也都有,对方来找我打交道了三年,我还是记不住对方名字的情况。但是,以前我的选择是直接忽略,不去关心对方的名字。而大学我换了个策略:干脆就反复的问,能不能记住另说。

我初中时好像曾经这么说过,「我不想被全世界的人喜欢,只希望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我不需要在无关的人群中出大名,只要让我认可的人认可我就好了」。

当我的世界越小的时候,我越喜欢我自己。

小学的时候,每天我都在想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我们小学太过自由,所以课程、作业、考试总不是需要挂念的。所以,我每天都可以沉浸在我眼前的书,或是量子力学,或是人类史,也可以沉浸在我眼前的事,或是写小说,或是画画。这宝贵的条件,我的确没能再享受。初中我通过让课内学习爆炸的方式一定程度享受到了;而高中我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大学呢?

最近看的一本叫「深度工作」的书,把工作划分为「浮浅」和「深度」两种。对于智力工作者,和现在知识经济的时代来说,长时间、无干扰、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高强度思考,才是划分人与人生产力的界限。

反观自己浮躁的大学生活,真正进行深度工作的时间有多少呢?

「浮浅工作」带来机会,而「深度工作」消化和让你有能力把握住机会。这我在高中前不是没有察觉到的,在 evenBits 最忙的那段时间里。我在文章里写了,我意识到自己「没有输入,而只是在拼命的输出」。可是,你是否真的需要为了做而做这么多东西呢?

我一直很讨厌以年龄,甚至以身份限定人。说到底,我一直标榜和信仰所谓的「无限的可能性」,所以拒绝一切性质的限制,拒绝一切的「没希望、没可能、做不到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Nothing is Impossible。只有成本高低,性价比收益,你愿意付出多少和有多想做到而已。

小学的时候我对车非常痴迷。我和朋友 H 看了很多汽车设计方面的专业书籍,追网上和杂志上的最新报道,尽可能的去看车展。当然,在车展上拿到设计精美的汽车传单就是个挑战,试车和提问也是 —— 因为我们只是几个小学生。 H 对此颇有怨言,常常吐槽销售人员的知识水平不过关,氙气大灯的氙字也念不对。

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在捣鼓 PS,折腾建站,也拿老爸的 VB 教程书捣鼓过一点代码。 Office 和 Adobe 全家桶,甚至 Autodesk 当然都稍微玩过。小学玩的当然是粗浅的,但相对来说也十分不错。这随意瞎玩,总算在初中从前端开发的学习开始步入了正轨,成为了无可否认的硬实力。然而,在大学以来的各种社团报名时,设计方向的报名我不得不拿出了小学初中的作品来证明实力 —— 也许那时候玩的,早已经比现在很多懵懂的大学新生要强了。昨天和数字媒体学院的大四学姐讨论北邮人论坛的设计稿,忽然觉得,以我初中时期的界面设计水准,完全不会逊色多少。

年龄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也许是学习奥数,和自己看了各种科学科普书籍,让无所谓超前的「超前学习」在我看来习以为常。你想要学习前端,只要去看那几本书就可以了。你英语不够好,自己去补习就好了。哦,不需要老师,相比听课更喜欢自学可能也是我能这样想的一个原因。无论你现在小学还是大学,乃至毕业甚至中年,你只要捡起那几本书,动手做必要的事情,你就能学会和做任何事情 ——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前端技能这样硬性的东西,你在技校也能学会,在大学也能学会,职场也能学会,当然资源和空余时间和伙伴有多有少,但是如果你能好好考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

初中的时候,我在论坛、贴吧、建站圈、社交网络混迹,也是个有点特别的初中生了。身边的人,基本都是高中、大学,乃至已经毕业。做项目的时候,作为初中生 PM 的我,当然表现的最明显。我做的不好 —— 但是这不是相对于初中生身份的不好,而是任何一个人,很多人大学,甚至毕业才开始做这类事情,必然会经历的不好。

然而,高中无情的斩断了我所有这一切。没有时间看超前的书籍、没有时间思考超前的问题、没有机会接触超前的人。

「优秀是一种习惯」,这句话所言极是。对我来说,所谓优秀更像是一种感觉。曾经「优秀」过的我,仍然记得小学那种,课内学习随手搞定,然后更多时间全心沉浸在这些对我来说本身就特别好玩,而且给我带来巨大的附加值的事情之中。我初中曾经十分投入到花鼠、龙族的社区之中,或者哪怕某个技术也好。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痴迷于某样东西的自己。

高中我没有再给自己权利花时间痴迷于什么,除了思考人生和学习。而大学开始的现在,许许多多精力分散的浮浅社交和为了做而做的工作,并不是我觉得应该有的样子。知乎上有回答说,「以前的大学生无法想象的是,在现在的大学,认真读书竟然成了一种奢侈 —— 大学竟然会没时间读书!」

最重要的就是,我大量投入到了这些同龄人的闲杂琐事,学生会,技术组和社团里。怎么说这也是我千辛万苦换来的大学,我当然不能太随便的错过机会。但是姑且以北邮的水准,我其实不觉得这些聊胜于无的社团和工作的质量高到了什么程度。 —— 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玩过家家一般的游戏?自北邮以来,让我心服口服的菊苣还是屈指可数 —— 聊胜于无?

我怀念并且享受过去自己曾经做到过的那种「降维打击」一般的感觉。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单纯的投入进去,并且以身边的人一样的标准要求自己,思考和身边的人一样的问题。

你不需要卑躬屈膝,也不需要战战兢兢。你可以更长远的去思考问题。你可以更有自信。

你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自己最擅长的事情,然后拿实力糊脸上。

做任何事情,超前、提前永远是最容易抢占先机的方式。然后,就是开始,但是做的更好,或者做得更多。难一点的,是追赶。

高中三年,让很多落后我的人超过了我,(根据迷之比较标准),让很多要向我请教问题的人反转角色,变得我不得不向他们请教。

并不是说我执念于攀比和嫉妒心,虽然这是事实。重点在于,这样的确更好玩。

「去追赶和超过别人」,去「变得比自己过去仰望的人更厉害」,这样真的比单纯的自己随便折腾,要好玩的多。

但是要怎么做呢?

初中毕业的我,有着对自己最高程度的自信。哪怕那时候我刚挂了中考,来到一个辣鸡高中。那时候也是我最喜欢和最自豪的一段时间,自觉最好的状态。

我相信我只要想做就能做到。我相信我只要努力就可以解决。我相信所有问题我都能想到解决方法。

—— 我只是还没做而已。我做的事情,一定能做的很好,非常好。做不好的事情,不如不做。

高中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很多事情在这里没有反馈。高中我最缺乏的就是认可,虽然绝对来说不缺乏认可,但是不是来自我认可的人的认可。也很少可以交心交流的朋友。所以,我的很多人生哲学,很多习惯,越是特立独行的,越是得不到认可和反馈。然而,我从未为了高中三年而活。

我的高中三年,某种程度上是没有真正活着的。三年的一切,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过去和未来活着。我在过去寻找认可和反馈,又在预支未来的努力和期望。现在处在相对高中来说的未来的我,对此无比感激。

「独自凛然开放」,这是高中给我留下的人生哲学。我无法再简单明快的从身边的环境得到正反馈,可我决定坚持。坚持我小学、初中,我认为的,我喜欢的,也的确广受好评的我,和我的哲学。那么,高中三年,我只能选择无人欣赏的继续开放。

现在,大学了。

我想更多的回想起过去。过去的我喜爱的我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怎么取得胜利的,怎么变得耀眼的。

我时常惊叹过去的自己竟然如此厉害。小学的我竟然能看这么多的书。初中的我竟然有那么多的脑洞和作品。高中的我竟然能写出这样好的小说。让现在的自己来做,都绝非轻而易举。可我怎么能让现在的自己比不上过去的自己呢?

大学了。我该变成一个,像过去一样好,而且比过去更好的自己。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